当前位置:首页?>?运动bet365娱乐场官网app_bet365体育在线娱乐_bet365棋牌下载?>?武术 > 正文

太极的高雅与庸俗 太极拳十大要论

????更新时间:2020-02-01 18:21:37??来源:网络整理??阅读次数:??作者:快乐bet365娱乐场官网app_bet365体育在线娱乐_bet365棋牌下载网
摘要: 第一章 理 夫物,散必有统,分必有合,天地间四面八方,纷纷者各有所属,千头万绪,攘攘者自有其源。盖一本可散为万殊,而万殊咸归於一本,拳
第一章 理 ? ?夫物,散必有统,分必有合,天地间四面八方,纷纷者各有所属,千头万绪,攘攘者自有其源。盖一本可散为万殊,而万殊咸归於一本,拳术之学,亦不外此公例。夫者,千变万化,无往非劲,势虽不侔,而劲归於一,夫所谓一者,自顶至足,内有脏俯筋骨,外有肌肤皮肉,四肢百骸相联而为一者也。破之而不开,撞之而不散,上欲动而下自随之,下欲动而上自领之,上下动而中部应之,中部动而上下和之,内外相连,前後相需,所谓一以贯之者,其斯之谓欤!而要非勉强以致之,袭焉而为之也。当时而动,如龙如虎,出乎而尔,急加电闪。当时而静,寂然湛然,居其所而稳如山岳。且静无不静,表里上下全无参差牵挂之意,动无不动,前後左右均无游疑抽扯之形,洵乎若水之就下,沛然莫能御之也。若火机之内攻,发之而不及掩耳。不暇思索,不烦拟议,诚不期然而己然。盖劲以积日而有益,工以久练而後成,观圣门一贯之学,必俟多闻强识,格物致知,力能有功,是知事无难易,功惟自进,不可躐等,不可急就,按步就序,循次渐进,夫而後百骸筋节,自相贯通,上下表里,不难联络,庶乎散者统之,分者合之,四肢百骸总归於一气矣。
第二章气 ? ? 天地间未有一往而不返者,亦未常有直而无曲者矣;盖物有对待,势有回还,古今不易之理也。常有世之论捶者,而兼论气者矣。夫主於一,何分为二?所谓二者,即呼吸也,呼吸即阴阳也。捶不能无动静,气不能无呼吸。呼则为阳,吸则为阴,上升为阳,下降为阴,阳气上升而为阳,阳气下行而为阴,阴气上升即为阳,阴气下行仍为阴,此阴阳之所以分也。何谓清浊?升而上者为清,降而下者为浊,清者为阳,浊者为阴,然分而言之为阴阳,浑而言之统为气。气不能无阴阳,即所谓人不能无动静,鼻不能无呼吸,口不能无出入,而所以为对待迥还之理也。然则气分为二,而贯於一,有志於是途者,甚勿以是为拘拘焉耳。
第三章三节 ? ? 夫气本诸身,而身节部甚繁,若逐节论之,则有远乎拳术之宗旨,惟分为三节而论,可谓得其截法:三节上、中、下,或根、中、梢也。以一身言之;头为上节,胸为中节,腿为下节。以头面言之,额为上节,鼻为中节,口为下节以中身言之,胸为上节,腹为中节,丹田为下节。以腿言之,膀为恨节,膝为中节,足为梢节。以臂言之,膊为恨节,肘为中节,手为梢节。以手言之,腕为根节,掌为中节,指为梢节。观於此,而足不必论矣。然则自顶至足,莫不各有三节也,要之,既莫非三节之所,即莫非着意之处,盖上节不明,无依无宗,中节不明,满腔是空,下节不明,颠覆必生。由此观之,身三节部,岂可忽也?至於气之发动,要从梢节起,中节随,根节催之而已。此固分而言之;若合而言之,则上自头顶,下至足底,四肢百骸,总为一节,夫何为三节之有哉!又何三节中之各有三节云乎哉!
第四章四梢 ? ? ? 於论身之外,而进论四梢。夫四梢者,身之余褚也;言身者初不及此,言气者亦所罕闻,然捶以由内而发外,气本诸身而发梢,气之为用,不本诸身,则虚而不实;不行於梢,则实而仍虚?;梢亦可弗讲乎!若手指足特论身之梢耳!而未及梢之梢也。四梢惟何?发其一也,夫发之所系,不列於五行,无关於四体,是无足论矣,然发为血之梢,血为气之海,纵不本诸发而论气,要不可虽乎血以生气;不虽乎血,即不得不兼乎发,发?骞冢易阋印R?舌为肉之梢,而肉为气之仁,气不能行诸肉之梢,即气无以充其气之量,故必舌欲催齿,而肉梢足矣。至於骨梢者,齿也,筋梢者,指甲也,气生於骨而联於筋,不及乎齿,即不及乎骨之梢,不及乎指甲,即不及乎筋之梢,而欲足尔者,要非齿欲斯筋,甲欲透骨不能也。果能如此,则四梢足矣。四梢足,而气自足矣,岂复有虚而不宜,实而仍虚之弊乎!
第五章 五脏 ? ? 夫捶以言势,势以言气,人得五脏以成形,即由五脏而生气,五脏实为性命之源,生气之本,而名为心,肝,脾,肾也。心属火,而有炎上之象。肝属木,而有曲直之形。脾属土,而有敦厚之势,肺属金,而有从革之能。肾属水,而有润下之功。此及五脏之义而犹准之於气,皆有所配合焉。凡世之讲拳术者,要不能离乎斯也。其在於内胸廊为肺经之位,而肺为五脏之华;盖故肺经动 ,而诸脏不能不动也。两乳之中为心,而肺抱护之。肺之下膈之上,心经之位也。心为君,心火动,而相火无不奉命焉;而两乳之下,右为肝,左为脾,背之十四骨节为肾,至於腰为两背之本位,而为先天之第一,又为诸脏之根源;故肾足,则金木,水,火,土,无不各显生机焉。此论五脏之部位也。然五脏之存乎内者,各有定位,而见於身者,亦有专属,但地位甚多,难以尽述,大约身之所系,中者属心,窝者属肺,骨之露处属肾,筋之联处属肝,肉之厚处属碑,想其意,心如猛,肝如箭,脾之力大甚无穷,肺经之位最灵变,肾气之动快如风,是在当局者自为体验,而非笔墨所能尽罄者也。
第六章三合 ? ? 五脏既明,再论三合,夫所谓三合者,心与意合,气与力合,筋与骨合,内三台也。手与足合,肘与膝合,肩与膀合,外三合也。若以左手与右足相合,左肘与右膝相合,左肩与右膀相合,右肩与左亦然。以头与手合,手与身合,身与步合,孰非外合。心与目合,肝与筋合,脾与肉合,肺与身合,肾与骨合,执非内合。然此特从变而言之也。总之。一动而无不动,一合而无不合,五脏百骸悉在其中矣。
第七章 六进 既知三合,犹有六进。夫六进者何也?头为六阳之首,而为周身之主,五官百骸莫不体此为向背,头不可不进也。手为先锋,根基在膊,膊不进,则手却不前矣;是膊亦不可不进也。气聚於腕,机关在腰,腰不进则气馁,而不实矣;此所以腰贵於进者也。意贯周身,运动在步,步不进而意则索然无能为矣;此所以必取其进也。以及上左必进右。上右必进左。共为六进,此六进者,孰非着力之地欺!要之:未及其进,合周身毫无关动之意,一言其进,统全体全无抽扯之形,六进之道如是而已。
第八章 身法 ? ? 夫发手击敌,全赖身法之助,身法维何?纵,横,高,低,进,退,反,侧而已。纵,则放其势,一往而不返。横,则理其力,开拓而莫阻。高,则扬其身,而身有增长之意。低,则抑其身,而身有攒促之形。当进则进,弹其力而勇往直前。当退则退,速其气而回转扶势。至於反身顾後,後即前也。侧顾左右,左右恶敢当我哉。而要非拘拘焉而为之也。察夫人之强弱,运乎己之机关,有忽纵而忽横,纵横因势而变迁,不可一概而推。有忽高而忽底,高底随时以转移,岂可执一而论。时而宜进不可退,退以馁其气。时而宜退,即以退,退以鼓其进。是进固进也,即退亦实以助其进。若反身顾後。而後不觉其为後。侧顾左右,而左右不觉其为左右。总之:现在眼,变化在心,而握其要者,则本诸身。身而前,则四体不命而行矣。身而怯,则百骸莫不冥然而处矣。身法顾可置而不论乎。
第九章 步法 ? ? 今夫四肢百骸主於动,而实运以步;步者乃一身之根基,运动之枢纽也。以故应战,对战,本诸身。而所以为身之砥柱者,莫非步。随机应变在於手。而所以为手之转移者,又在於步。进退反侧,非步何以作鼓动之机,抑扬伸缩,非步何以示变化之妙。即谓观察在眼,变化在心,而转变抹角,千变万化,不至穷迫者,何莫非步之司命,而要非勉强可致之也。动作出於无心,鼓舞出於不觉,身欲动而步以为之周旋,手将动而步亦早为之催迫,不期然而已然,莫之驱而若驱,所谓上欲动而下自随之,其斯之谓欤!且步分前後,有定位者,步也。无定位者,亦步也。如前步进,而後步亦随之,前後自有定位也。若前步作後步,後步作前步,更以前步作後步之前步,後步作前步之後步,前後亦自有定位矣。总之:捶以论势而握要者步也。活与不活,在於步,灵与不灵亦在於步。步之为用大矣哉! 第十章刚柔 ? ? 夫拳术之为用,气与势而已矣。然而气有强弱,势分刚柔,气强者取乎势之刚,气弱者取乎势之柔,刚者以千钧之力而扼百钧,柔者以百钧之力而破千钧,尚力尚巧,刚柔之所以分也。然刚柔既分,而发用亦自有别,四肢发动,气行谙外,而内持静重,刚势也。气屯於内,而外现轻和,柔势也。用刚不可无柔,无柔则还不速。用柔不可无刚,无刚则催逼不捷,刚柔相济,则粘,游,连,随,腾,闪,折,空, ,,挤,捺。无不得其自然矣。刚柔不可偏用,用武岂可忽耶。

不管是为避讳汉文帝刘恒之名,还是误写误读,以讹传讹,《易经.系辞》中的“易有大恒,是生两仪”,一旦被传为“易有,是生两仪”之后,历史在此出现了一个拐点,原先最早出现在《庄子?大宗师》:“在之先而不为高,在六极之上而不为深”的“太极”一词,随着宋明理学的兴起,开始展现在历史舞台上,演绎出高雅庸俗间杂的精彩篇章。 我们不妨搜寻不同历史时期各不相同的“太极”释义,来梳理一下“太极”在不同时代背景下所扮演的各不相同角色。 除了《庄子?大宗师》中与“六极”相对的“太极”之外,在先秦的典籍中,难以寻找“太极”两字的其他出典,这或许与焚书坑儒有直接的联系。 汉代易学中,大多以“气”或“元气”解与类似太极的概念。如郑玄《周易注》中的“太极”说:“极中之道,淳和未分之气也”。 南北朝的道教文献中,也直接沿袭汉易学观点。陶弘景在《真诰?甄命授》中称:“道者混然,是生元气,元气成,然后有太极,太极则天地之父母,道之奥也。”“太极则天地之父母”,很有创意!这位着名的老道,居然人性化的为“太极”收养了一对子女叫:天和地。这一观点也影响着后世的王宗岳(王为太极的这对子女取名叫:阴和阳)。当然,在老道们的眼里,太极还有更多的象征意义。譬如神灵道术等等也往往与太极等同起来。这且不谈。 唐代易学继承了汉易的传统,孔颖达《周易正义》解“易有太极”云:“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,元气混而为一,即是太初、太一也。故老子云道生一,即此太极是也”。可见,唐以前的“太极”概念,侧重的是对天地本原的关注,也始终未脱“元气”范畴。 宋明理学或道学的兴起,始于周濂溪之《太极图说》。周濂溪图文并茂,不但首创了“阴静阳动”的太极图,还用文字解释了他的发明创造:“太极动而生阳,动极而静,静而生阴,静极复动,一动一静,互为其根,分阴分阳,两仪立焉”。周濂溪的阴阳互动说与动静之理,几乎被王宗岳《论》全盘的接纳,但两者对“太极”的理解还是截然不同的。周子旨在以太极来讲述宇宙生成之序。所谓“坤道成女,乾道成男”,比陶弘景老道的“太极则天地之父母”更接近世俗。而王宗岳,干脆则将“太极”纳入一己身上,以己身之太极,去体悟天地太极之理。单凭这一点,王宗岳的太极境界,绝非周子同时代人所能及的。这种观念的产生,不可能是空穴来风,得赖以沉重的历史文化积淀。 邵康节开以“心”、“气”两义解释太极之风。邵康节说:“心为太极”(《观物外篇》),此心概指圣人之心。康节先生以为,圣人之心与“天地之心”同,《击壤集?观物吟》云:“一气才分,两仪已备。圆者为天,方者为地。变化生成,动植类起。人在其间,最灵最贵”。心、气合解太极,为后世将太极纳入己身(人身一太极)奠定了基础。 朱熹把二程的“道”或“理”与《系辞》的“太极”合而为一。二程虽不盲“太极”,朱熹却盲于此而不能拔。进而他指出:“太极,形而上之道也,阴阳,形而下之器也。’(《太极图说解》) 朱熹的太极,直接跟伦理挂上了勾。这一理论在后世相当长的一段时期,被奉为正统。明初,南方理学以朱子系之吴康斋为中心,他们在发扬朱子之学的基础上,开始了太极的通俗化进程。特别是明中晚期,从儒者到士大夫,几乎到了言必称太极的地步。以致后世腐儒或烂陈其辞,或浮薄其义,或亵慢其理。 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篇》补遗卷三之佞幸目下载“太极”云:“太极本无极。自宋周子加以一圈,其后迂腐铸太极图,其式如圈。人遂云,今乃知太极之为物,匾而中空。本朝大儒吴康斋,每对人辄以双手作圈势,自云无时不见太极。浮薄者,遂以芦菔投其中。又有一显官,以隶人裸露,发出治罪,云冲破太极。又有作太极诉冤文者。而圣贤道理,受人亵慢至矣。至世宗朝,罢任府丞朱隆禧,作太极衣以献,盖房中术也。上大喜,进卿进侍郎。又今滇中文武上下,以缅铃相馈遗,登之简牍曰:太极丸。侮圣至此,可恶可狠。” 沈德符(1578-1642),字景倩,浙江嘉兴人。《万历野获编》一书上自朝廷典章制度,治乱得失,下至山川风物,乃至文人学士的琐事遗闻,无所不包。 悉心解读他的这段文字,我们不难看出以下几点: 其一,明朝各朝皇帝大儒士大夫热衷于与“太极”相关练的物事,几成风尚。这种时尚性,势必带动民间中下层人士,对“太极”的热衷。这种现象虽有沈德符所谴责的侮圣亵明的意思,但太极概念的通俗化或庸俗化,毕竟为后世的创立提供了土壤; 其二,太极的观点,开始偏离朱熹“太极,形而上之道也”,而开始探寻有形有象的形而下之器的“太极”,诸如铸“匾而中空”的太极图、吴康斋以双手作圈势,体悟太极等(吴康斋的身体语言,虽然远不及王宗岳的以拳悟道,但毕竟能发蒙以己身体悟圣道之端); 其三,发明或编造与太极相关的物事,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。这其中蕴育着十分强劲的利益驱动。不管是“太极衣”、“太极丸”,与太极相关的延伸产品的开发,也反过来激发群众的“太极”智慧; 其四,凭沈德符的广闻博记,在他的生卒期间,尚未听闻太极拳的创立。

Copyright ? 2013 klysw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快乐bet365娱乐场官网app_bet365体育在线娱乐_bet365棋牌下载网版权所有